首页>>走廊建设>>滇西公路文化走廊
搜索
细节凸现美 ——走马观花看保龙
来源:  发布时间:2010-12-28  点击量: [打印] [关 闭]
 

王家凯

2010年11月28日,我们陪同《中国高速公路》杂志副主编革继胜和记者吴楠到保龙高速公路采访。他们此次采访的主题是“中国最美的高速公路”。保龙高速公路美在何处,我们心里却没有数,因为此前,我们从没有到这条路上采访过。

面包车驶上保龙高速公路,一路走,一路看,我们看到了保龙高速公路的壮美,也看到了保龙高速公路通过细节凸现出的独特之美。

细节凸现文化之美

保龙高速公路按照“文化景观与路、自然环境相互和谐、普适性和艺术性相互统一、经济性与品位性有机结合、文化与路域旅游文化发展良性互动”的建设理念,坚持“传承性原则、可视性原则、代表性原则”,系统植入了区域文化及民族文化因子,展示和传承了公路建设文化及公路历史文化。

沿保龙公路前行,一路走,在路旁的临时停靠点,不时可以看到精心建设的公路历史文化及地域特色文化景观。

在蒲缥临时停靠点,“蒲缥人”原始生活场景雕塑以及蒲缥历史文化简介,将人们的思绪引入远古时代,深切感受滇西历史的厚重。

在佛掌山临时停靠点,石上刻写的“佛掌山传说”如一本已经翻开的大书。美丽的传说将人们的视线引向远处的高黎贡山,仔细看一看那状如佛祖手指的五座山峰,感悟傣族与佛教的渊源关系,欣赏保龙公路的神脉风采。

佛掌山传说

在怒江大桥桥头临时停靠点,“听怒江涛声,观大桥雄姿”,读石上雕刻的“怒江大桥简介”,涌入胸中的是天堑变通途的豪迈和壮阔。

听怒江涛声,观大桥雄姿

在松山临时停靠点,远眺当年中国远征军与日军激战的巍巍松山,细读“松山血战”、“滇缅公路”简介,追忆滇西抗战的悲壮、修筑滇缅公路的艰辛,受到的是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在公路建设中,文化就是特性,就是个性。保龙公路的成功之处就是将文化与公路有机地串连起来,使公路真正成为文化长廊。

保龙高速公路文化建设最大的亮点是潞江坝服务区。这个服务区建在怒江大桥旁,380亩土地上,规划建设公路馆、民族民俗文化街。对这个大型服务区进行综合规划的,是抗日名将戴安澜之子戴复东院士。抗日战争中,担任中国远征军200师师长的戴安澜屡建奇功,1942年5月26日,在与敌人周旋于缅北过程中因伤口溃烂感染而逝,年仅38岁。这个服务区建成之后,云南公路文化、滇西抗战文化,以及保龙公路沿线民族民俗文化将会得到充分展示。

在保龙高速公路的临时停靠点,还可以看到有关保龙公路相关情况的简要介绍。保龙公路起点处,一块名为“怒水通途”的巨石上,刻有“保龙高速公路简介”和示意图,以及一首高度浓缩了保龙公路建设的七绝:

力拔山兮铸栈道,

缚住苍龙架天桥。

攻坚克难何所惧,

怒水天堑变通途。

在我国古代,修路架桥被看成是积德行善的大好事,一条路或一座桥建成了,人们总会树立纪念碑,用以启示后人。保龙高速公路起点处的巨石就是保龙公路的纪念碑。

沿途走过,我们看到,保龙公路的“纪念碑”还远不止一处,14家土建单位每家都立有一块,标明标段里程、施工单位形象标识、主要工程、代表工程、主要特点,并用生动的语言对标段进行概括。比如,对位于高黎贡山的第十一合同段就用了这样两句诗:攻坚克难战五毒,首次穿越高黎贡。“中国铁建”的形象标识和中铁十九局三公司的名称均醒目地雕刻在石上。主要工程:大桥6座,长隧道2座。代表工程:高黎贡山隧道。主要特点:全线最长隧道,实现人类对高黎贡山的道次穿刺,隧道在两个大断层中间穿行,大涌水、高地应力、断层破碎带发育旺盛、强风化及高埋深“五毒”俱全。

在临时停靠点立碑对各合同段进行介绍,在云南高速公路建设中尚属首次。保龙高速公路在文化方面的资金投入很少,花钱不多,但却营造了一种浓浓的文化氛围。

     细节凸现生态之美

初次过保龙高速公路,对那些别具特色的隧道名称印象特别深。芭蕉林隧道、木棉隧道、秃杉隧道、大榕树隧道、桫椤隧道、杜鹃王隧道、木兰隧道、蝴蝶兰隧道,几乎所有隧道都是用高黎贡山特有的珍贵植物命名的。桥梁则用高黎贡山特有的珍稀动物命名,比如小熊猫大桥。

用公路沿线珍贵动植物为大桥和隧道命名也是保龙高速公路的一个尝试。它从一个侧面体现出保龙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重视生态,努力实现路与自然相融共生的建设理念。

在设计中,保龙高速公路通过合理确定桥隧比例,尽量避免高填深挖对自然平衡的破坏;依山顺势选线,尽量不挠动山体;坚持隧道洞口零开挖,尽量不破坏自然生态。在施工中,因地制宜,合理设置、充分利用弃土场,避免污染环境;减少弃土导致的地质灾害及对自然生态的破坏,实现变废为宝。对弃土场,保龙高速公路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将弃土场恢复为耕地,实现生态恢复;二是将弃土场改变为施工场地、安保设施和服务设施;三是将弃土场变为工程处理措施,比如,在滥渣河地段,通过改移河道设置弃土场,用100多万方弃土反压滑坡体,收到了良好效果。通过各参建单位的共同努力,保龙高速公路施工中产生的1160多万方弃土集中堆放在52个弃土场,涉及的土地97.7%已得到恢复,植被恢复率达到98.4%。

公路边坡施工是对生态影响比较大的一个环节。为将施工对生态的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保龙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也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实施边坡信息化动态跟踪设计,根据边坡开挖的实际情况,及时调整边坡防护方案,有效避免了小边坡变成大边坡,减少了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二是工程防护与生物防护相结合,工程建设与环境绿化同步规划、同步实施,确保工程完工,绿化到位。

保龙高速公路沿线为高山纵谷和高烈度地震区,新构造运动活跃,岩体松散破碎,地震活动频繁。公路穿越31条断层、48处滑坡、7处岩崩、8处岩溶塌陷,56.3%的地段为中等以上地质灾害危险路段,有的路段被地质专家称为“高速公路建设的禁区”。由于受地质和地形条件的限制,保龙高速公路施工过程中,有的路段根本无法修建施工便道,有的项目部连建盖工棚的地方都难以找到,工棚只能建成“吊脚楼”,施工中钢筋靠人抬,水泥靠马驮,碎石靠槽梭。困难面前,保龙公路建设指挥部充分利用国际咨询专家信息平台,先后邀请国内外资深专家370余人次到现场开展技术咨询,提出了100余条技术咨询意见,帮助解决了一个个工程建设难题。全线处治的48处滑坡无一复活,有效避免了因地质灾害复活对自然生态造成新的破坏。指挥部将这一做法称为“借智借脑,知识补缺”,“咨询花小钱,工程省大钱”。

建设中的潞江坝服务区

保龙高速公路的生态建设在潞江坝综合服务区同样得到充分体现。目前,服务区已种植13种热带水果2500多株。

       细节凸现人性之美

车行保龙高速公路,令人颇感新奇的还有各种独特的标识。在保龙高速公路起点路段,在公路上方有这样一块醒目的标志牌:陡坡40公里,自救匝道4处。大型车辆,减档控速。车辆继续往前行,标志板会随时提醒驾驶员离自救匝道还有多少米,自救匝道还剩几处。标志板上,还不时可以见到“生命只有一次”或“笑口常开”的提示。它采用“动态车速+卡通表盘”的方法,显示出车辆的运行速度,并提示:与60公里相对应的是“险”,是愁脸;与80公里相对应的是“福”,是笑脸;与100公里相对应的是“祸”,是哭脸;与120公里相对应的是“灾”,是骷髅。在陡坡处,还可见到这样的提示板:陡坡,慢!!!提示板上还有一个卡通小乌龟。在路面上,不时可以看到一些红色的警示标识。这些标识、提示,形象、生动,充满人性关怀。

笑口常开

保龙高速公路路线呈典型的长陡纵坡加急弯组合,桥隧相连,隧隧相望,桥隧长度占路线总长的49.3%,其中有30.9公里连续长下坡高差达到1261米。有人用“错版邮票”来比喻保龙公路。也就是说,像保龙公路这样的技术标准,在以后的高速公路中将不会再出现。因此,保龙高速公路通车后的运营安全成了指挥部最担心的事。“先天不足后天补”。指挥部与云南交通咨询公司、长安大学、云南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院等单位合作,开展“保龙高速公路运营安全保障系统综合研究”。

陡坡,慢!!!

课题组将运营安全的关口前移,在公路选线阶段便考虑到运营安全,在常规选线的基础上,利用卫星导航系统,从均衡性、连续性综合考虑路线走向和衔接,注重区域景观利用,优化线形设计不协调路段15处,满足了全线线形协调性要求。课题组还构建了保龙高速公路仿真系统,通过三维仿真分析,听取交警和路政部门的意见,确定自救匝道的合理设置地点,优化安保设施,全线设有加水点3处、自救匝道11个、临时停靠点64个。自救匝道还具有自动测速、报警和录相的功能。这些设施得到了驾驶员的认可。一位安徽的大货车驾驶员第一次跑保龙高速公路,由于坡大,加之刹车管掉了,车辆失去控制。按标志牌的提示,他想法将车子开进了自救匝道。这次,他是与儿子一起来云南的。他感慨地说:“要是没有自救匝道,父子俩可能就送命了!”保山市辛勤街驾驶员李朝芳经常跑保龙路。他说:“跑这条路心上不累,比较轻松。因为路上临时停靠点多。开货车下坡时刹车容易疲软,在临时停靠点检查一下就放心了。再不行还有自救匝道。由于有了这些设施,保龙高速公路与其它路相比安全系数好的多,开起车来,心里也轻松得多。”

自救匝道

由于措施到位,“先天不足”的保龙高速公路通车运营以来,交通事故与通车前的老路相比大幅度下降,自救匝道已让上百辆汽车避险。项目建设的人本理念和人文关怀产生了预期的社会效果。

  • 分享到: 更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