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路史话
搜索
牛栏江上半截桥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4-02  点击量: [打印] [关 闭]

                  王家凯/文  肖正全/图

这是云南省会泽县矿山镇与贵州省威宁县银厂乡之间牛栏江上的一座桥。贵州岸是石拱桥,云南岸则是铁索桥。远远望去,云南岸的铁索桥时隐时现,贵州岸的石拱桥却十分显眼,但却不完整,就像江上只有半截桥。

当第一次见到这座桥的照片时,我们推测,原桥应该是一座石拱桥,后因洪水暴发,冲毁了其中几个桥孔,人们在被冲毁的桥孔处另建铁索桥,因而形成了今天这样一座造型特别的桥。

后翻阅《曲靖地区交通志》,书中说,这座桥叫矿山新桥,原为三孔石拱桥,因兵燹烧毁。

2013年2月28日,沿着会泽县矿山镇通往新桥村崎岖不平的乡村公路,我们到新桥村采访。村民们告诉我们,石拱桥不是被洪水冲毁的,也不是“因兵燹烧毁”的,而是人为炸毁的。这是一座两岸群众十分依恋的桥,一座命运坎坷的桥,有关这座桥的故事,在两岸百姓间代代相传。村民们向我们讲述父辈曾经讲述的故事,这座桥的历史于是渐渐清晰起来。

这是一座与马有缘的桥,马年动工兴建,下一个马年建成,整整建了12年。石桥建成后,使用了一个甲子,马年被炸毁。矿山镇格核米村委会新桥村民小组组长邹研本说,他爹是炸桥那年生的,如今已84岁。以此推算,炸桥的那个马年应该是1930年。再往前推,石桥于清朝咸丰八年(1858年)始建,清朝同治九年(1870年)建成。

据《曲靖地区交通志》介绍,这座石拱桥全长80米,其中中孔跨径28米,其余两孔分别为18米和19米,宽7.8米,高11米。毫无疑问,这是一座规模不小的石拱桥。

会泽是云南有名的因矿而兴的地方。当年,矿山镇一带开采、冶炼铅锌的人就很多。牛栏江边就有不少炼铅锌、烧富盐(铅巴)的炉子,运矿、运煤的马帮络绎不绝。丰富的矿产资源,让一些人集累了财富,成了富甲一方的资本家,成了政界、商界的显赫人物。这些人最怕的是失去财富,最担心的是河对岸的“土匪”从桥上过河“打家劫舍”,于是,在1930年的那个马年,他们想出了炸毁石桥阻止“土匪”入境的办法。

石拱桥是会泽矿山镇与威宁银厂乡群众往来的必经之路。听说要炸桥,新桥村的青壮年们找到当事人,肯求他把枪发给大家,如遇“土匪”来袭,大家全力阻止其入境,千万不要炸桥。那位当事人冷笑着说:“你们阻止得了吗?”

村民们说,原来的三孔大石桥,只有边上的两孔通过水流,中孔称为“干孔”,没有水流。炸桥的目标就是中孔。鸡叫时开始炸桥,爆炸声在牛栏江上此起彼伏,爆炸产生的黑烟在江上飘来飘去。每一声爆炸,都刺着村民们的心。听着刺耳的爆炸声,他们便在心里默默诅咒,桥炸垮了,炸桥人不会有好下场。七天七夜过后,也是在鸡叫的时候,大石桥中孔终于被炸垮,云南岸的一孔受牵连一起垮塌,只有贵州岸一孔孤独地挺立在牛栏江上。

桥炸了,牛栏江两岸的人民还得来往,于是,木船成了人们过江的工具。小船悠悠,在牛栏江上一飘就是半个多世纪。江上孤独的桥孔就像一只大眼睛,目睹世间的风云变幻。

1985年,威宁县银厂乡与会泽县矿山镇商定,集资2万元,在云南岸建铁索桥,与贵州岸的那一孔石拱桥相连,以方便群众往来,并将桥名改为“友谊桥”。

1986年6月21日,桥两岸的贵州新炉、云南新桥村民小组还订立了“护桥公约”,以保护友谊桥的畅通和使用寿命,方便过往行人。

“公约”规定,严禁损坏桥上任何部件,包括木板、铁皮、绳卡、埋石、钢筋、钢丝绳等;桥墩周围30米内不许开山炸石、炸鱼,严防损坏桥身……一条条乡规民约,折射出的是村民与桥须臾不可离的关系,折射出的是村民对这座桥深深的情感。在牛栏江两岸,村民们至今仍把当年炸桥的人称为“傻瓜”和“憨包”,而对当初的建桥人则充满崇敬。关于牛栏江上的这座桥,在当地群众中有不少离奇的传说。

相传,石拱桥是由彭姓人家出钱修建的。修桥过程中,光辣子面就吃了三石三斗三升三角三撮。每天,吃饭的人总是比上工的人少一个,人们都很纳闷。一天,工地突然来了一位叫花子,希望工头能给他一份活干。工头见他穿得破破烂烂,把他轰走了。叫花子无奈,只好到附近一户无儿无女的人家求助。老两口盛情款待了叫花子。临别时,叫花子留下了一块规整的红砂石,并嘱咐老两口,石头到时会有用处。石桥合龙时,工匠们打造了很多块石料,但都难以安放到位。正在大家无计可施时,老两口将叫花子留下的红砂石送到工地,工匠们一试,不偏不倚,正好合适。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叫花子其实是位仙人。仙人帮忙建石拱桥的事于是在牛栏江两岸留传开来。

关于这座桥,至今仍有一些未解之谜。村民们说,原来,云南岸的桥头曾立有一块石碑,但碑上却没有文字。桥头为何立一块无字之碑?谜还不止于此。邹研本将我们领到新桥村旁,他从家里拿来一把锄头,扒开一些泥石后,一条石龙的头很快露了出来。他说,这条石龙有七八米长,估计是建桥时打造的。他原来打算把石龙挖出来,在村里展示,但离石龙仅四五米就是一户村民家的坟地,那户人家坚决反对,他只好作罢。按传统的建桥习惯,石拱桥拱圈上都要安放龙头龙尾,这座桥打造好的石龙为何不安在桥上呢?这座桥最大的谜当数两孔石拱被炸毁后,留下的一孔巍然屹立80多年而不倒。现场观察,石拱桥桥墩、桥拱,以及护栏,全部用当地的石灰岩打造,长的五面石有一米多长,打造得十分规整、厚重,给人以大气、深稳的感觉,将近8米宽的桥面,不要说当年的马帮,就是今天的汽车也完全可以通行。村民们说,石料间的粘合剂用的是糯米、豆浆和石灰,十分牢固。

面对巍然屹立于牛栏江上的半截桥,我们终于明白,当年的那些人为什么用了七天七夜才把大桥炸垮。面对半截桥,对石桥的建设者们内心充满了崇敬。

  • 分享到: 更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