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路史话
搜索
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的云南古桥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2-07  点击量: [打印] [关 闭]

王家凯

千百年来,云南人发挥聪明才智,在大江大河上造桥,在穿越悬崖绝壁的激流上建桥,沟通了古代交通,也书写了云南古代交通的辉煌。

打开电脑,搜索“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可以看到,在云南古桥中有5处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们分别是:丽江金龙桥、双龙桥、五家寨铁路桥、沘江古桥梁群、星宿桥和丰裕桥。它们是云南古桥的顶尖之作,也是云南古桥建筑成就和技艺的集中体现。

金沙江上金龙腾飞

金龙桥位于丽江至永胜间的金沙江上。据光绪《丽江府志稿》记载:“金龙桥在城东八十里古井里渡,光绪五年(1879年),郡绅总兵蒋宗汉创建,用铁链十六条悬系两岸,宽八尺五寸,长二十六丈,上铺木板,旁护长栏,两头覆以瓦屋,共费银一万四千五百一十七两,又捐二百两,贷石鼓利银二十两,积为修补之资。”铁索桥东西桥亭为悬山顶木结构,上有蒋宗汉手书“金龙桥”木匾。

蒋宗汉1838年生于鹤庆县辛屯乡,出身贫寒,年轻时曾帮人管田、牧马,后投效清军,不断得到提升,官至参将、腾越厅总兵、贵州提督。据相关资料,蒋宗汉修建金龙铁索桥时,所用铁环全部在丽江城内加工,然后用牲口驮到金沙江边,再加工成铁链,每根铁链由500个铁环组成,重约1吨。工程历时5年,先后有48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金龙桥建成之前,丽江、永胜两地人员通过金沙江时,全靠摆渡,“冬春用双木槽,夏秋用溜筒”。金龙桥建成之后,成为“丽江入永门户”,也是“滇蜀交通之孔道”。为确保岁修费须知,清朝末年,蒋宗汉任大理提督时,“复捐置永平田庄一项”,并将“此田变价得八百两,营运生息,以作岁费”。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正月初二中午,金龙桥忽遭巨风,桥身中断。丽江士绅集会筹款,从省政府求得捐助4000元,收到渡船费4000多元,由丽江、鹤庆两地共募得4000多元修桥经费,推举赖耀彩、杨子钦为经理,重修金龙桥,民国26年(1937年)工程竣工。这次重修,将原链14根增为16根,两端桥墩加高1.5米。民国27年(1938年)丽邑绅民等立的《重修梓里金龙桥碑记》。碑记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此桥既成,复以桥北山路为祠,以祠蒋公,往来行人瞻仰祠宇,莫不馨香祷祝,颂壮勤之功德焉。”文中的“蒋公”、“壮勤”即蒋宗汉。

建桥者历来为人们所敬佩,不过,像金龙桥这样为建桥者建祠的却不多见。

关于蒋宗汉修建金龙桥,民间有多个版本的传说。这些传说有一个共同点,蒋宗汉在金沙江边进退两难的时候,对天发誓,如能过江,他日发达必在江上建桥。因此,在《重修梓里金龙桥碑记》里有“在昔蒋壮勤公发誓宏愿造成斯桥”之语。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曾多次拨专款对金龙桥进行维修。

现存金龙桥为手工锻造的16根底链和两根护栏分别固定在东西桥台内横卧的石柱上,石柱直径约1米,石柱两端与桥台基石合砌加以固定,两端铁链系点均设地下室可通,以便检查保养。铁索桥总长116米,净跨94米,桥面宽3.5米,枯水季节与水面相距50米左右。

自澜沧江上霁虹桥被洪水冲毁后,金龙桥成为我国桥面最宽、铁索最多的铁索桥,也是长江上现存最古老的桥梁,因此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桥”。

双龙桥成“国家名片”

2003年3月29日,国家邮政总局发行《中国古桥——拱桥》特种邮票1套4枚,其中一枚为建水双龙桥。另外3枚是江苏苏州枫桥、河南小商桥和北京卢沟桥。邮票被称为“国家名片”,建水双龙桥能与卢沟桥等知名古桥一起成为“国家名片”,充分说明了它在全国古桥中的位置。

双龙桥位于建水县城西3公里处南盘江支流泸江河与塌冲河交汇处,因两河犹如双龙蜿蜒盘曲而得名。双龙桥北端三孔建于清乾隆年间,桥长36.7米。清道光初年,当地暴雨成灾,山洪陡涨,西南方的塌冲河决堤改道汇入泸江河,河面增宽近百米,原来的三孔石拱桥独居河中,不能横贯两岸。道光十九年(1839年),当地官民续建十四孔桥,与原三孔雁齿蝉联,合为一体。原3孔桥宽5米,后建的14孔宽3米,大桥全长148米。17个桥孔一字排开,孔孔相连,如长虹卧波,蔚为壮观。“双龙卧波”曾经是建水的十景之一。

双龙桥是云南古桥中规模最大的一座石拱桥,也是艺术价值最高的一座多孔连拱桥。桥上建有3座飞檐式阁楼。清咸丰年间,阁楼毁于战火。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阁楼重建。中间大阁为坊式结构,分为3层,屋顶为琉璃黄瓦,高近29米、边长16米,层檐重叠,檐角交错。拾级登楼,可远眺万顷田畴,千家烟火。左右为双层八角攒尖顶桥亭,檐角飞翘,玲珑秀丽。整座桥以中间阁楼为中心,阁楼下是全桥最大的一个拱洞,两边各有8个小孔对称分布,突出中心部位作为“主”,两侧部位起到衬托作用作为“从”,并与中轴线对称布置,从而使整座桥梁体型关系主次分明,匀称悦目,给人一种庄重、均衡和稳定的美感。阁楼和亭子,使双龙桥变得更加美观,也更有气势,成了双龙桥不可分割的部分。

云南护国战争中,叛军逃溃时烧毁了双龙桥北端桥亭,今天,人们只能见到中间阁楼和南边桥亭。

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曾在《仪态万千的我国古代桥梁》专著中,把双龙桥列为全国著名的10多座古桥之一。在《中国古桥技术史》一书中,他又设专目介绍了双龙桥。

2005年,建水临安镇和西庄镇被列为全省首批保护提升小镇和开发建设型旅游小镇。按当地政府规划,双龙桥到建水县城将建成泸江烟柳景观大道,地方政府大力实施双龙桥景观恢复工程,双龙桥正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八方游客的光临。

峭壁间大写的“人”字

五家寨铁路桥即滇越铁路“人字桥”。位于屏边苗族自治县北湾圹乡波渡箐站与倮姑站之间的五家寨。该桥1907年3月10日动工,1908年12月6日竣工。桥以四岔河两岸的悬崖峭壁为支撑,斜向伸出的钢构件在河谷上空交会,仿佛一个巨大的“人”字,“人”字之上再安装钢梁,成为一座造型特别的桥,桥的两端与隧道相连。从远处望去,整座桥就像一位巨人脚蹬两岸峭壁,用双手托举着南来北往的火车从头顶飞过。

据相关资料,滇越铁路修到四岔河路段时,位于河两岸半山腰的隧道已经打通,需要架桥连接。隧道洞口距谷底深达100多米,要建造如此高的桥,当时的技术水平几乎不可能,各种施工方案相继被否定,承包商法国巴底纽勒工程公司董事、工程师保罗.波登设计出人字形钢梁做桥梁支撑的方案,解决了工程难题。

人字桥为双重式结构,下部为三铰人字拱,人字拱由两个等腰三角形桁架拱臂组成,拱臂底部支于山腰间的两个铸球形支座上;上部为多腹钢梁。人字桥只比法国有名的埃菲尔铁塔小19岁,设计者保罗.波登是埃菲尔的校友,1871年毕业于法国工程技术中央学院,后进入法国巴底纽勒工程公司。人字桥与埃菲尔铁塔为同类制造工艺和风格,同属于钢架结构工程技术鼎盛时期的作品,是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手段之一,历史上将类似技术叫做“埃菲尔式结构”。据相关资料,人字桥的桥身横跨于几乎成90度的悬崖峭壁之间,跨度67.15米,宽4.2米,重179.5吨,桥面距谷底102米。桥全部用钢板、角钢和铆钉联接而成。建桥所用部件全部在法国制成,运到中国后,由中国劳工一段一段地从30公里外背到工地,因此,单件材料重量不超过100千克,长度不超过2.5米,运到工地后再组拼铆合成相应构件。有两根用来牵引架桥的铁链长355米,总重5050吨,无法分割,只得靠200名劳工每人相距3米,排成600米长的队列,用肩膀扛着,艰难地在崎岖的山路上蜿蜒爬行,历时3天才运到工地。

材料运输难,施工更难。中国劳工在人字桥的施工被称为“死亡之上的舞蹈”。为了在悬崖上打眼,劳工用绳子拴着腰悬在半空中,因山风大,为防止衣服挂在岩石上或树枝上,只得赤身裸体作业。铆合桥梁部件时,拱臂悬挂于山谷半空中,劳工从山顶用绳子系于腰部凌空而下,一锤一锤将桥体部件铆合。因风险太大,开始,劳工们都不愿冒死去干。法国人不得不给出“每打一锤给半块大洋”的承诺,刺激劳工用生命去做赌注。高空作业时,4名劳工昏倒而坠入谷底;因跳板不稳,12名劳工跌入山谷;两山峭壁凿石爆破造成40余人死亡。因病致死者更多。为了建成人字桥,中国劳工付出了800多条生命的代价。平均每修建一米,就有12名中国劳工长眠于桥下的山谷里。四岔河峭壁上大写的“人”字,凝聚了设计者的智慧,更凝聚了中国劳工的生命和鲜血。

人字桥成为滇越铁路最艰苦卓绝的部分,也是滇越铁路桥梁建筑的精华所在,被喻为和埃菲尔铁塔、巴拿马运河齐名的三大建筑奇迹,曾与河北赵州桥一起被列入“世界名桥史”。

人字桥由2万多件钢铁部件组成。这些部件全部由螺丝钉和螺丝母铆合而成,没有任何焊接的痕迹,而且,历经了100多年的风吹雨打,从未换过一个部件。

人字桥在法国被称为“女儿桥”。相传,参与人字桥设计的有位法藉女助理工程师。工程竣工后,她因人字桥这座巧夺天工的完美之作不忍离去,以青山蓝天为庐,以山风流水为伴,日夜守望着她心仪的桥,聆听火车以过时那跨越天际的韵律,终老于此,用余生完成了对人字桥的最高致敬。

值得一提的是,人字桥通行火车,也通行过汽车。1940年,日本帝国主义占领越南后,为防止日军沿滇越铁路入侵云南,国民党军队将河口至碧色寨一线的铁轨及大部分桥梁拆除,滇越铁路中断。抗日战争期间,日军飞机曾多次轰炸人字桥,因地势险要,一次次无功而返。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6月23日,碧(色寨)河(口)公路开工。这条公路沿用了原铁路路基,仅用了半年时间便建成通车,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云南建成通车的第一条公路。据当年的一些老交通回忆,相关部门在人字桥上铺上木板,汽车得以顺利从桥上通过。

195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重新修复了碧河铁路,中断了17年的滇越铁路重新通行火车。

云龙沘江古桥成“群”

沘江是澜沧江的一条支流。它纵贯云南西部的云龙县南北,流经云龙4乡1镇36个村,境内流程123公里,沿河而下有20余条支流,成为云龙的象征性河流。

    沘江,滋润了云龙大地,为云龙塑造了一道道奇异的风景。在离县城三四公里的地方,它左弯右拐,仿佛画家挥舞手中巨笔,绘出了一张巨大的“太极图”。登高俯视大地上的“太极图”,你不能不为  沘江的鬼斧神工惊叹,沘江,也因此而增添了几分神奇的色彩。

云龙大地上,与沘江一样神奇的还有一座座别具特色的古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云龙的先民们便从山林里砍来藤条,将粗大一些的系在沘江两岸的大树上,稍细一些的则编织成网,网底用木板做成桥面,造出了古老的藤桥。据专家们考证,最早的藤索桥是人类从猿猴过河启示下建造的。藤条当属人类最早用于造桥的材料,藤桥当属最古老的一种索桥。有趣的是,这种最为古老的桥在沘江上至今依然保存着4座,它们分布在顺旦乡和白石乡境内,松水藤桥等桥现还在使用。

沘江上的古桥,名气最大的当数通京桥。此桥位于长新乡大包罗村腹地,又名“通金桥”、“大包罗桥”。这是一座悬臂式单孔木梁风雨桥,全长40米,跨径29米,桥身采用木枋交错架叠,从两岸桥头层层向河心挑出,在相距9米处,用5根粗壮的横梁衔接,上铺木板。桥面宽4米,上建抬梁式木结构桥屋,两侧设护栏,两端建亭。据立于桥头的《复修通京桥碑记》,通京桥最早也是一座藤桥,清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改建为木梁桥。从建桥到1994年,该桥曾进行过4次修缮。

除通京桥外,云龙县白石乡顺荡村彩凤桥,长新乡大达河尾的永镇桥也是伸臂木梁桥。彩凤桥长39米,宽4.7米,跨径27米,始建于明崇祯年间(1628—1644年)。永镇桥桥始建于清乾隆六年(1741年),长26米,宽4.8米,净跨16米。

云龙人在沘江上建造了一座座类似通京桥的木梁风雨桥,也建造了不少铁链吊桥。青云桥和惠民桥就是其中的两座。青云桥位于县城西南角的沘江上,建于清道光四年(1824年),桥长36米。惠民桥位于宝丰乡南新村,始建年代不详,现桥为清光绪二年(1886年)重建。桥长60米,江心设有桥墩,为双孔铁链吊桥。桥用底链6根,上铺木板组成桥面,左右各有一根铁链作为扶手,3个桥墩上建有瓦屋桥亭,东西两端为牌楼式样,并有7米长的甬道连接。

位于检槽乡炼登弄居村、师井村的“双龙桥”和“关帝圣君桥”则为单孔石拱桥。双龙桥建于清嘉庆十年(1806年)横跨沘江支流师里河,桥长28米,宽2米,净跨径8米,高5米。关帝圣君桥始建年代不详,民国13年(1924年)重修,桥长14.4米,宽2.5米,桥上有瓦顶一高二低式结构,两端分别建有牌坊楼,桥两面下半截砌土墙,上半部留空,作为通风口,以保持桥内木材干燥,是一座人员过往休闲、避雨等兼用的石拱桥。

在云龙境内的桥梁中,滇缅公路上横跨沘江的“小铁桥”也独具特色。该桥位于大栗树与功果桥之间,是云南公路史上第一座钢桁构桥,于民国29年(1940年)建成通车。建桥的钢材全部由美国进口,钢桁架一孔长24米,另一孔长30米,横梁为工字钢,纵梁为木梁,石砌桥墩,桥长58.6米。

桥是交通发展的物证,也是人类聪明才智的结晶。从藤桥到木梁桥到铁链吊桥、石拱桥,古桥的各种类型在沘江及支流上都能见到。在云龙古桥中,通京桥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彩凤桥被列为大理州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有10座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10座古桥有8座位于沘江及支流上。一条江上能够古桥成“群”,而且各类古桥均有,实属不易。

一座古桥就是桥梁史上的一件活标本,将云龙称为“古桥博物馆”恰如其分。

恐龙之乡双“星”闪耀

云龙能够成为“古桥博物馆”,与古代云龙盐业和银、铜矿的开发有很大关系。云龙盐井开发最早始于汉、唐,明、清时为云南四大产盐地之一。盐业及银、铜矿开发,为云龙古桥建设奠定了物质基础。

与云龙一样,禄丰也是云南食盐主产区之一。禄丰所产之盐,明朝中期已占全省产量的31%;清康熙年间占到了50%。在盐运古道上,禄丰同样修建了大量古桥,星宿桥和丰裕桥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座。

清康熙《云南府志》载:“星宿桥在禄丰县西门外,亦名永丰桥,通迤西大道。春、夏之交,洪水暴发,行有畏怖,编竹驾舟,往往覆溺。明万历间,知县向北麟请允建桥,长三十丈,宽四丈,计五洞,即名星宿桥。”

星宿桥俗名“西门大桥”,也有人称“七星桥”。从明万历年间修建到清康熙年间,石桥三修三塌。清雍正五年(1727年)石桥再次被洪水冲坏,仅残存一孔。县儒学训导赵容恭于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撰写的《星宿桥碑序》写道,此后,“百有余年”,星宿桥一直“不能修举”。“冬春则搭以浮梁,夏秋则造以船只……倘遇大雨时行,山水暴发,骎骎乎有泛滥之势,甚至兴梁船只,两无所用,时有沮滞沉溺之患。”禄邑士民多次“议修”,但因“地瘦民贫,力不从心”,很长时间未能付诸实施。“道光乙酉,适有琅井杨安园先生致士回籍,过而心伤,慨然捐银三千两”。

杨安园是今禄丰县妥安乡琅井办事处琅井村人。清嘉庆年间出任广东省肇庆兵备道肇庆府知府。为修星宿桥,他许诺捐银三千两,实捐银一千七百两。星宿桥共耗银一万余两,捐银最多的就是杨安园。在他的倡导下,“阖邑士民各倾已囊,共襄善举”。武生章云标被推举为董事。他在河边搭了个小棚,向过往行人募化捐钱,并在禄丰三个路口设卡抽桥捐。禄丰县城附近78个村子的村民不仅捐钱,还组织牛车运送石料。一边筹款,一边建桥,历时六年,星宿桥终于再次建成。

这是一座尖拱七孔石桥。桥长119.99米,宽10.66米;桥体由两端逐渐向中升高,中孔顶高10米;单跨12米,孔间以尖船型桥墩分水,墩宽4.3米,长18米。整桥用红砂石砌成,条石之间用石灰掺糯米浆浇灌,粘连紧密,坚硬牢固。桥面两侧设有护栏,两头各座立一对雄狮。桥东有一座四柱三门、琉璃龙脊、斗拱密布的木石结构牌楼。牌楼悬挂道光年间云贵总督阮元题书的 “星宿桥”金匾和对联。桥西建有一座巨大的石坊。石坊成房屋状,下有基座,上有“屋顶”,十棵方形石柱四高六低,形成对称格局,九块石碑三高六低,依次镶嵌在石柱之间。“屋脊”正中是一石雕葫芦,葫芦左右各有一条蜷尾石龙,石坊两端又是两条较小的蜷尾石龙,形成典型的对称格局。石坊正中“坤维永镇”四个大字十分醒目,大小九块石碑,备述建桥始末。

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星宿即星座。星宿桥无疑是云南古桥中一颗耀眼的“星”。桥两头石坊、木坊有道光年间云贵总督伊里布、阮元、迤西兵备道庆春等人题字。“坝桥星影”曾为旧时禄丰八景之一。云南辛亥革命前辈李根源称星宿桥“工程精良,为全滇冠”。历史学家方国瑜也说:“所经滇西石桥,此为著名,堪称第一。”

丰裕桥也是云南古桥中一颗耀眼的“星”。该桥位于禄丰县城北1公里菜园村旁的罗次河上,古时为禄丰境内黑、琅、元永、阿陋四井运盐至省会驿道要梁。

星宿桥与杨安园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丰裕桥则与王锡衮父子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王锡衮字龙藻,号昆华、仲山、念昔,别号素斋,禄丰县大北厂村人,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中举,天启二年(1622年)中进士,明崇祯时官至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兼兵部右侍郎,总督云贵川湖广五省军务,1645年奉诏回乡募兵北上抗清,在昆明被沙定洲杀害。明史将王锡衮列为“滇南五名臣”之一。

王锡衮中进士后,其父病故,回家奔丧,见村旁盐运驿道所跨罗次河无津梁可过,即倡建跨河桥梁,建成了3孔石墩木桥,取名飞虹桥,又名飞凤桥。后桥被洪水冲毁,其子王咨翼继承父志续修完工,取名“丰裕桥”。

与星宿桥一样,丰裕桥建成后,饱受洪涝灾害,多次水毁,多次重修。从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水毁重修,至光绪十七年(1891年)先后四次被洪水冲毁。同年正月动工重修,次年3月建成沿用至今。据清黑盐井提举邹馨德撰写的《丰裕桥碑记》,这次重修,“桥庙碑亭各项工程”,他“前后共捐银两叁千伍拾捌两肆钱壹分伍厘”。

重修后的丰裕桥桥长116.55米,宽8.6米,5孔单跨各12米,桥面建有石栏,两头立有大小石狮、石象各2对,桥北立碑5块。丰裕桥建筑雄伟,雕刻精良。1958年,该桥作为公路桥使用,至今仍通行汽车。与星宿桥一样,丰裕桥头也建有一座大型石坊,坊有六柱五碑,中间一碑刻有“丰裕桥”三个大字。其余石碑刻写碑文。石坊顶部类似屋顶,全部由精美的石雕组成,石雕上分别刻有“功资砥柱”、“永奠”、“裕民”、“丰课”、“利安”等吉祥语。

禄丰是举世闻名的“恐龙之乡”,星宿、丰裕两桥就是恐龙之乡众多古桥中最耀眼的两颗“星”。

  • 分享到: 更多
  • 相关新闻